第兩千六百一十章:確定不是大佬嗎


    駱歲安的一番話聽的其他學生都暈暈乎乎的,他們以前只知道景泰藍是古董,今天才知道它還是一種顏色。

     而且聽這夸夸其談的語氣,你確定不是大佬來新手村虐渣渣的?

     學生們看著她的眼神都很古怪。

     只有老師眼里滿是贊譽,點頭又抽了張色卡提問:“那么這個是什么色?”

     其他學生:這還不是藍色?

     駱歲安:“這是麒石藍。出自【關西太尉非華胄,誰撰麒麟石上文】。”

     “這個呢?”

     “瓦苷藍。”

     “這個。”

     “鳶尾藍。”

     老師每拿出一張色卡,駱歲安每回答對一次,其他學生們越發肯定駱歲安就是來新手村虐渣的。

     什么景泰藍,什么麒石藍,什么瓦苷藍,又什么鳶尾藍,在他們眼里都是藍色啊,區別只是深淺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 怎么還有這么多名字,你取名字就取名字,怎么還有這么多說法,不是出自這個古董就是出自那首詩,他們又不是考古和漢語言學專業的啊。

     這也太難了。

     超綱了啊老師。

     關鍵你還有一個什么都知道的學霸同學,對比之下,簡直沒法活。

     老師也疑惑了,問道:“你怎么知道這些顏色?”

     駱歲安道:“我是學國畫的,這些顏色我剛好學過。”

     國畫嘛,你要不認識顏色,你怎么調色啊,這都是基本功。

     一句話讓所有人恍然,怪不得人家認識這樣那樣的顏色,合著是學過啊。

     那就沒什么好自卑的了,畢竟他們又不是學國畫的。

     老師也算解惑了,頷首讓她坐下,然后接著上課。

     “我家歲歲真棒。”駱歲安坐下來,葉奕行就與有榮焉的夸她。

     “哪里呀,小時候我就學過的。”駱歲安都不好意思,有種作弊的感覺。

     “小時候學的到現在還記得,難道不棒?”葉奕行理所應當的道。

     駱歲安:……

     她笑著指他眼睛:“葉學神,你濾鏡太厚了。”

     葉奕行不置可否,并提出不滿:“換個稱呼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駱歲安問他:“你喜歡我叫你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自己想。”葉奕行道。

     駱歲安在本子上寫了兩個名字。

     葉奕行?奕行?

     葉奕行直接打了兩個叉,顯然都不滿意。

     奕奕?行行?

     葉奕行干脆不理她了。

     駱歲安暗笑,也不再分心,專心致志的聽課了。

     一節課上完駱歲安受益頗豐,老師還布置了作業,給他們留了一張圖,讓他們按照自己的審美去填色。

     駱歲安把領到的圖片夾進書本里,就和葉奕行去食堂吃飯了。

     美院的學生也不少,葉奕行看到一個空位,讓駱歲安去坐,他去打飯。

     駱歲安也沒跟他搶,把飯卡給他,豪氣干云的道:“隨便刷。女朋友請你吃飯。”

     葉奕行勾唇,用飯卡輕輕拍了下她腦門:“快去占座,不然我們就得端著吃了。”

     駱歲安聞言嗖的一下就跑走了。葉奕行轉身去打飯,排隊的時候遇到女生搭訕,他就會指指駱歲安的方向,對方頓時偃旗息鼓。www.mwwx.net
如果喜欢《入骨寵婚:誤惹天價老公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